原标题:【IPO案例学习笔记121】新化化工:董事长立案调查,IPO审核边界何在?

  1.这个案例其实并不是很复杂,公开披露的资料不多也只能简单处理个来龙去脉,但是却在经济犯罪领域算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通过这个案例,我们也能够简单勾勒出目前国家大的环境政策对于民营企业家的经济犯罪的一种态度,同时也明确了IPO审核过程中对于这种问题的一个基本审核标准。

  2.企业家的经济犯罪,在实践中基本上也就是涉及到行贿问题,一般就是在国家工作人员的贪污受贿行为爆发立案调查之后,会在调查过程中涉及到一系列的行贿人员,这其中会涉及到部分民营企业家或者高管,甚至是企业员工。在这种情况下,民营企业家的行为定性一般会包括以下几种:①企业家配合相关部门进行调查,调查周期不定且没有明确结论;②企业家被认定存在行贿行为且构成犯罪,但是因为情节轻微,免予起诉。③企业家被认定构成犯罪且被判处刑罚,但是属于个人犯罪,不属于单位犯罪。④企业家的行为是企业决策的,并且企业家的行贿行为我企业带来了利益,那么是构成了单位犯罪。

  3.关于上述四种情况,小兵简单解释如下:①第一种情况最常见,就是简单的配合调查,很有可能最后都没有找到企业家行贿的具体事实和证据,只要调查结束,尤其是官员的受贿行为已经明确且判决,那么后续不会影响IPO的审核。②第二种情况应该是实践中最常见的,这种情况下一般需要取得检察机关非常明确结论的不起诉证明,并且还要关注官员受贿案件的审判情况以及企业家是否还存在其他可能存在的行贿行为,是否还存在被立案调查的情形。③第三种情况偶尔会存在,那么这种情况是明确构成犯罪,如果只是一般的董监高或者员工,那么主要是不再担任职务或者不在公司任职,同时明确不是单位犯罪,那么对IPO的审核也没有本质的影响。④如果构成了单位犯罪,那么基本上IPO没戏了,因而第四种情况至少IPO审核的案例中不存在,实践中为了认定是否构成单位犯罪也是发行人和中介机构需要重点去论证甚至必须坚守的一个底线.具体到本案例发行人,小兵给简单介绍一下基本情况以及解决思路:

  ①发行人董事长曾经在2016年配合调查,而案件在2018年1月已经二审终审盖棺定论,至少董事长在这个案件中已经没有了不确定事项。

  ②2018年3月,检察院查询了董事长最近十年的犯罪记录,不存在其他行贿的事项。

  ③2018年3月,监察委也同样出具了说明,这个说明小兵看来是可以作为一个模板使用的,尽管文字很简洁,但是问题说的很到位,很有说服力。核心思想就是:A只是配合调查,董事长和发行人以及子公司没有被立案调查;B存在索贿情节,发行人是否因为行贿取得利益没有明确证据;C不会因为该案件对发行人以及董事长追究法律责任。

  ④发行人因为行贿问题而少交了所得税和增值税,后来发行人进行了补缴,同时董事长也补偿了公司相应的金额,证明跟公司没有关系。

  5.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在公开资料中明确了行贿行为涉及到发行人的搬迁、用电、环保审批等诸多事项,明显是企业获得了利益,而最后证明企业没有获得利益显然存在不合理性。此外,发行人通过补缴相关税款来解决这个问题,有点避重就轻的感觉。当然,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企业家的行贿行为基本上都是为了发行人的利益而为的,这种情况下如果严格认定发行人都存在问题,那么可能对IPO过于严苛,对发行人也不公平,因而这样的处理也具有现实的意义。

  6.最后说明一点,民营企业家的行贿问题对IPO的影响程度,根据国家大的政策环境有着直接的关系,这一点我们在关注的时候一定要具备一定的政治政策敏感性才好,以免影响对这个问题的专业性判断。

  在原建德市人大党组书记、主任程茂红因涉嫌犯受贿案件中,相关事项涉及发行人企业搬迁、企业用电、环保项目审批等。请发行人代表说明:(

  整改情况及其执行有效性;(2)所涉事项的相关程序是否合法合规,后续是否会对生产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3)新化股份及子公司和相关人员是否会因涉嫌行贿被立案调查并追究法律责任,是否构成本次发行上市的实质性障碍。请保荐代表人说明核查依据、过程并发表明确核查意见。

  大常委会党组书记程茂红案件,接受办案人员的询问并说明情况,该案件已于2018 年1 月由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了二审判决。2018 年3 月14 日,建德市人民检察院出具《检查机关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结果告知函》(建检预查

  [2018]534 号),根据全国行贿犯罪档案库的查询结果,在查询期限2008 年3 月14 日至2018 年3 月14 日期间,未发现发行人、胡健及发行人其他董监高的行贿犯罪记录。根据发行人董监高所在辖区派出所出具的无违法犯罪记录证明,未发现胡健及发行人其他董监高的违法犯罪记录。另外,

  受贿案件中,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检察院反贪贿赂局并未对新化股份及其子公司和胡健以涉嫌职务犯罪进行立案侦查;(2)程茂红一案的证据材料显示,胡健赠送给程茂红有关财物过程中,存在被索贿的情节,且新化股份及胡健是否据此获取了不正当利益,在案证据无法得到充分印证。2018 年9 月14 日,杭州市监察委员会进一步出函确认:(1)新化股份及公司董事长胡健等人员前期积极配合杭州市纪委调查,专案组未对新化股份及董事长胡健等人立案调查;(2)该案已经依法宣判结束。目前,不会再因此案对新化股份及子公司和董事长胡健立案调查并追究法律责任。发行人已依法建立健全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独立董事、董事会秘书制度。成立至今,发行人及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严格按照公司章程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开展经营,严格执行国家的法律、法规以及相关规章政策,不存在有因环境保护、知识产权、产品质量、劳动安全、人身权等原因而产生的任何侵权之债;亦不存在未了结的或可以合理预见的针对公司重要资产、权益和业务及可能对公司本次申请向社会公众发行股票及上市有实质性影响的重大诉讼、仲裁或行政处罚。报告期内,发行人在工商、税务、土地、环保等方面不存在重大违法、违规行为。

  、对公司影响公司获悉董事长胡健先生曾配合杭州市人民检察院调查原建德市人大党委会党组书记、主任程茂红受贿罪、贪污罪、高利转贷罪一案。该案已经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法院(2017)浙刑终406 号《刑事裁定书》裁决,于2018 年1 月26 日生效。经自查发现,

  通过供应商套取货款50 万元,以投资款名义送给程茂红;2014 年3 月将公司一辆拟报废处理的奥迪A6 轿车(账面残值23,663.02 元,审判过程评估价值18 万元)送给程茂红。因上述事项,公司2013 和2014 年度需补缴增值税88,600 元和企业所得税102,000 元,公司于2017 年进行更正。对公司2017 年度财务报表的影响为:调增应交税金(增值税)88,600 元,调增应交税金(企业所得税)102,000 元,调增其他应付款(税收滞纳金)141,230.30元,调减未分配利润331,830.30 元;调增营业外支出229,830.30元,调增所得税费用102,000.00元,调减净利润331,830.30 元。税款及税收滞纳金公司已于期后缴纳完毕。公司董事长胡健亦于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